18 12
發新話題
打印

做家教时曾经差点被初中生迷奸

做家教时曾经差点被初中生迷奸

在雨珊的挎包里,总是装着一瓶自带的矿泉水,她一直也不嫌沉,总是背着,喝光了一瓶就赶紧再换一瓶,我问她这到底是为了什么,最开始她不愿意告诉我,后来在我的一再追问下,她终于告诉了我事情的原委,说来,还真是惊心动魄的一件事情,一个堂堂的女大学生,差点就栽在一个初中小流氓的手里,险些连贞节都失去了。

    雨珊在最开始做家教的时候,没有什么经验,在她的眼里,总以为自己要教的孩子都是些学习不好的需要补课的淘气包,天真而且调皮,可是有一件事情,改变了她的观点,而且这件事情,差点影响了她的一生。

    那是她所教的第三个孩子,是个15岁的初中生,前2个都是她所想的那样也是她所看到的,天真调皮,带着孩子气,22岁的她在教他们的时候,简直就可以说是边玩边教的,关系很融洽,学生也挺努力,可是第三个孩子却不一样,正所谓事不过三,好事也是一样的,到了第三个孩子,她差点就栽在了这个孩子的手里。

    她第一次见到那孩子的时候,就觉得那个孩子带着和前两个孩子不一样的气质,文静而且眼睛里充满了深邃,白皙的面庞带着几分的成熟,一看就是很多初中青春期女生狂热追求的对象,雨珊觉得这个孩子会更好教一点,所以也就不是很担心自己会教不好受到家长的责备。

    最开始,那个学生显现的很认真,和前两个调皮的孩子一会动动这个一会玩玩那个简直就是截然不同的,雨珊觉得很高兴,而且那个学生也很喜欢问问题,这就更使雨珊对他喜爱有嘉,觉得这个孩子看来是个天才,应该不用浪费什么力气就能出徒的。

    但是她做梦也不会想到,这样一个老实的学生,会在她喝的水里下药!

    有一天,雨珊正在给他讲关于谓语动词的用法的时候,觉得有点口渴了,于是问他说有没有纸杯接点自来水喝,其实雨珊已经养成了一个习惯,虽然不卫生,但是我们吉林本地的水,自来水都可以直接喝,那是多么纯净的水啊。可是京城不一样的,因为京城的水质,有时候可真是……所以学生对她说,老师,喝自来水多不好,像我们家虐待你似的,我去给你拿罐百事去。

    于是学生就跑去厨房,等了好一会才回来,而后(据说当时那个瓶口开了一半,等到了她面前才全部的……)揭开盖子,递给了雨珊,雨珊想都没想别的接过来就喝了一大口,学生就说,老师,歇会吧,看您也累了,等把水喝完了再继续。雨珊觉得他很懂得关心人,就没有想什么,慢慢的把水喝完,而后把空罐放在一边,再把书本拿起来,继续向他讲述ed和ing在和动词连用的时候有什么不同,但是此时她发现学生不是看着书,而是总是盯着她看,她觉得很奇怪,就说,看书啊,别看着我,我脸上又没单词。

    这个时候,药力开始发作了,她就觉得耳朵里边好像慢慢的出现了什么响动,接着眼皮好像有点发紧,她轻轻的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的眼睛有点疲劳了,就想去包里找眼药水来滴,结果等她刚想站起来的时候,就觉得脑袋里嗡嗡做响,而后整个世界都天旋地转,雨珊告诉我,那个时候,她以为自己贫血症状出现了,完全没有想到是学生在里边下了药,而且她记得她是吃过了午饭的,觉得这个事情很不应该。

    这一切的暴露是那个学生来扶她的时候,看到她这个样子,那个学生一下子站了起来,而后走过来扶住她,一面嘴里说老师你怎么了,一面用双手搂住了她的腰,而后其中一只就转过来伸进她的前襟里乱摸。

    这个时候脑袋已经一片麻木的雨珊只觉得身体瘫软无力,想用手支持桌子,可是那个时候感觉自己的手都不是自己的手了,她整个的软在那个学生的怀里了。那个学生就紧紧的抱住她,好像还趁机吻了她。这个时候他的手放在什么地方,雨珊已经基本上不记得了……

TOP

雨珊说,要不是那个时候门外有一阵脚步声,再加上自己挣扎的时候胳膊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划了一个口子,脑袋一下子清醒过来的话,后果恐怕就很严重了。

    她一下子反应过来是学生给自己下了药,在趁机猥亵自己,于是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挣脱了那个学生的双手,向门口跌跌撞撞的跑去,那是跑吗?当时那简直就是爬过去了,而后她在一片慌乱中拧开了门闩,冲出了屋子,肩膀都在墙上磕伤了,她都不知道,什么包啊,书啊,都不要了,(当然了,那个学生试图拖住她,没做到,瘦人在爆发的时候,力气比胖子大的多……-_-!)她只知道自己在逃跑,打开电梯的门之后,一下斜躺在里边,人事不醒……

    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已经在医院里了,医生说她是那幢楼下的保卫科送来的,说送来的时候,嘴角,肩膀,胳膊上全是血,但是好心的妇科大夫已经给她做了检查了,没有发现被强暴的迹象。只是多处擦伤。然后问她是不是遇到了强奸犯,因为她的血样里有明显的安定成分

    雨珊说,那个时候她要是告诉医生那个孩子企图强奸自己,医生恐怕都不会相信的,再一想如果说出那个孩子的话,恐怕那个孩子的前途就完了,于是就说,看上去安定片和去痛片的长的差不多,家里边的药放在一个地方,分不出哪个是哪个,所以随便找了几片吃了,不知道自己吃错药了。

    可是这个谎言实在太低能了,旁边派出所的一听就听出来了,她明显的东北口音,裤兜里的身份证,学生证,钱包上的标示,全证明她是个学生,她怎么可能是当地的住户呢?再说了,那个地方怎么可能是她一个女学生住的起的地方?

    而后,警察就给她一顿说服教育,说知道她有难言之隐,但是这不是没什么事情吗?侮辱了她的人他们一定得找到,不能让犯罪分子逍遥法外,可是雨珊怎么也不说,结果还是警察有办法,对她说,你也不想我们通知你的学校你在外边从事卖淫活动吧?我知道东北来的学生都穷如何如何,从谆谆教导变成了威逼,弄的雨珊只好招供了。

    结果一席话下来,并没有换来警察们目瞪口呆的效果,反而警察和气的笑着说,小姑娘,你说的这件事情我们遇到的多了,现在的初中生和你那个时代的初中生不能比,我们会立案侦察的。

    过了几天,雨珊的包什么的都被送回来了,警察把包递到她手里的时候,告诉她,那个孩子进了少管所,雨珊觉得挺遗憾的,认为自己害了那个孩子,结果警察告诉她说,你没有害谁,被害人是你,你还年轻,缺乏社会经验,现在的社会可不是以前的社会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雨珊长叹了一口气,说,不知道现在那个孩子怎么样了,我说还能怎么样,该学好了吧?她说要是那样就好了。

TOP

现在的人很早熟的,我15岁的时候可都是想想而已,可没这个胆子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TOP

人家没这个胆子!就算迷了还不一定知道该干什么!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TOP

无敌了~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TOP

好像看过了这个小说,但还是支持一个

TOP

学习了!当初怎么就没干这事呀!遗憾

TOP

今日熱門主題

 18 12
發新話題